周一

……

【APH/冷战】宿敌

宿敌
私设,作家露×商人米
露曾用笔名伊利亚
耀曾是传统工艺手匠人,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成为了记者
以耀为主视角讲冷战的故事
以上
——————————————————
时至六月,天气晴好,阳光微醺。
翻新过数次但还是略显老旧的单元房中,难得束起高马尾的王耀打理完自家阳台上最近被太阳晒得有些发蔫的盆栽,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水,看着重绽生机的绿色植物,眯起双眼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回到房间,王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换了一身较为日常的服饰,刚打算打开门,便听到有孩子询问出声。
“先生可是要出门?”那是一个约莫十五岁的少年,少年身着一袭火红色唐装,浓眉大眼,表情稀少,大概是个面瘫。
王耀拍了拍少年的肩头,灿然一笑“嘉龙早啊。”
王嘉龙瞥了一眼搭在肩头的手,说道“先生,现在已经不早了。先生接下来要去哪里?”
“有个有意思的作家来B市了,上司叫我去采访他。”他指了指书架“就是小朝最近很喜欢的那个作家,好像叫伊万来着的。”
“大哥!他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思密达!”刚睡醒的任勇朝【私设朝/鲜】,在听到“伊万”二字后呆毛兴奋地跳动了起来。“他以前可是一名伟大的共/产/党/员!٩( 'ω' )و ”大概也只有共/产/主/义才能让任勇朝兴奋到忘记口癖。
“是是是,共/产/主/义万岁!快去刷牙吧你嘞。”
“大哥记得帮我向他要个签名思密达!(ง •̀_•́)ง”
王耀看了看任勇朝头上兴奋跳动的呆毛,含糊的“嗯”了两声,算是答应了。
王濠镜从卧室里探出头来“老师什么时候能回来?”
“嗯……这有点难说,采访,整理,写报道,上交审核什么的,还有堵车……但是我会尽快回来的。”
“先生,已经快要中午了。”
“!!!我先走了! !我会尽快回来的!! ”
开车门,插钥匙,关车门,系安全带,踩油门,也许真的是大力出奇迹,他在整个过程所花的时间居然比平时整整缩短了两倍。
经过漫长的堵车,和长时间的绕路,他有些不确定地看了看眼前高大的建筑物。圆顶的欧式建筑沐浴在阳光之下,显得华丽又耀眼。
按下门铃,在一阵询问后,一位40岁左右大概是这个宅邸管家的中年人前来迎接他。他在管家的引导下敲开了被雕刻着繁琐花纹的红木色木门,端坐在厅室内的高大青年放下手中的书对他无害的笑了笑,铂金色的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好久不见呢,小耀。没想到你放弃你引以为豪的传统艺术后居然开始当起了记者,我还以为你会最起码当个画家什么的呐。”
“……我应该说,好久不见,伊利亚?还是初次见面,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呢?”王耀的眼神里带着令人琢磨不透的微妙神色“伊万这个名字不错,至少我真的没有联想到你,伊利亚。”
伊万露出了无所谓的笑容“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伊利亚这个名字的,不过被制裁了露西亚也是没有办法呢,其实最开始想叫是伊万.伊利亚诺维奇. 布拉金斯基的,可是好讨厌,三流小网站居然取名有字数限制……”王耀打断了伊万絮絮叨叨的话语,他看起来出离愤怒“三流小网站?曾经的红色暴君居然沦落到要去那种地方发表文章?别开玩笑了伊利亚!”
“没什么不可能,就像我们使你放弃传统艺术一样,‘伊利亚’也被我放弃了,不然被制裁的可能就不只是‘伊利亚’了呢。”伊万的态度平静到令王耀感到胆寒,他垂下了眼眸,暗紫色的眼睛里似乎在孕育着深沉黑暗“我现在叫做伊万,而不是伊利亚呢,王耀先生。”
空气凝固住了,王耀盯着眼前这个人,有不一样了,又或者没有,大概也没那么重要了。
“嘛,还是不要再叙旧了,小耀你今天不是来采访我的吗?”转移话题的方式生硬又拙劣,可是,最起码很有效。
王耀觉得意外,他以为自己会追问,为什么伊利亚这个网名被封杀,为什么被制裁,为什么会沦落到去三流小网站。可是没有,毕竟一切他都心知肚明,甚至自己都在某些方面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推波助澜了一把。王耀的喉咙有些发干,或许只能叹息。他整理了一下情绪,扯了扯嘴角,露出公式化的微笑,拿出手稿,照本宣科的棒读着里面的问题。伊万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很配合的回答这些问题。
“……那么,下次再见了,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王耀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只能说着一些干瘪而没有实际意义的话。
伊万一直都在笑着,他摊了摊手示意王耀离开。
“伊利亚……呵……”
他的叹息声逐渐弥散在空气中,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等了你这么久终于来了啊……40多天的等待,秒六+买皮肤,感激不尽。

摸鱼使我快乐,虽然我没有辉夜……

遇到小天使们,十分感谢!

小鹿是信仰!!!我爱他一辈子!!!!你看他这么好!!!!

享受了一把魂十大蛇的待遇……

终于被小鹿觉醒了,他真好看!!【安详.JPG】

无人岛01【微悬疑+架空】

只是一个开头,虽然已经拟好了大纲,可是懒癌晚期,所以……估计没有下文了x
文笔渣,剧情渣,慎入慎入慎入【强调三次。

松散的云逐渐聚拢起来,或许过了很久,三两滴雨试探性地坠落于地,或降落于水洼中,溅起支离破碎的水花,或滴落在土地上,留下逐渐扩散的水渍。雨所带来的细微雨声,如有人在窃窃私语,顷刻,雨声愈发肆无忌惮,它急切,它嘈杂,它使人心生厌烦却毫不自知。雨亦不复开始时那般稀疏,雨细密地织成一道雨幕,接连成一片,像凉薄而灰白的雾,放眼望去,不同于嘈嘈切切的雨声,似乎整个世界都变成苍白的宁静。

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看起来大抵才十八九岁。他一只手在键盘上熟练至极地敲击,一只手拿着垃圾食品并飞速的将其消灭,腮帮子塞至鼓鼓囊囊才勉强停手。年轻人在暼到一封没有IP和署名的邮件时手指顿了顿,随即快速点开,黑色的界面瞬间跳出。在扫视完邮件的信息后,他的呆毛兴奋地跳动了起来。
“马修!过几天和hero我一起去无人岛吧!反对意见一概不予接受DDD”
“诶???”

青年人服饰休闲,带有一种特有的活力。他轻轻地眯缝着眼,略带稚气的脸上写满了幸福和雀跃。虽在雨中,他却迈以轻快的步伐,口中嘟哝着不知道内容的言语,略长的呆毛在雨中张扬地跳动。他握紧了口袋中略有些古朴的玻璃瓶,透过指缝,可以看到里面苍白的信纸随着他的步伐节奏而跃动。
“Ve~是他给我的回信吗?哥哥他们一定也能去吧~无人岛什么的……”

一脸无害的高大斯科拉夫青年取出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信箱中的明信片。精致的明信片密密麻麻的印着绚烂盛开的向日葵图样。青年应该是喜欢向日葵的,只是看到明信片,他就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但,仅仅是粗略的浏览了明信片上所写的内容后,他便收住了自己的笑容,随手就将明信片丢入一旁的垃圾桶。
“无人岛?简直无聊透顶……为什么又不是他寄来的呢……”

一本正经的男人将头发梳成一丝不苟的模样,转头看到窗外暗沉的天色,略带不虞的皱了皱眉头。他取走置放于冰箱的啤酒,打开并将其注入透明的玻璃杯中,澄黄的液体在杯中跳跃然后归于平静。他正坐于沙发之上,面前放着一张泛黄的信纸,不知道思考了什么之后,举起杯子将啤酒一饮而尽。
“无人岛……还真有一点像兄长的趣味……”

深色的桌上放置着浅色的木制相框,相框里的相片看起来模糊不清,只能看出大概是一名有着金色短发的女孩灿烂的笑脸。举止轻浮的男人将自己柔软的金发束好,他望向照片的眼神温柔的就好似在注视自己的情人一般。在这时,规律而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他只能对照片投以歉意的微笑,转身接起电话。
“……比起美丽的巴/黎,无人岛什么的,哥哥我并不感兴趣。”

泛着幽蓝色微光的电脑将少年缺乏表情的清秀脸庞微微照亮。少年身着一袭和服,端正的跪坐于安置在和室中的叠敷上,或许是因为天色的原因,和室略显昏暗,但他似乎并没有发现,仍在认真翻看着文件的内容。不经意地点开一则网页推送,阅览完毕,他捧起置放于一旁的茶杯,若有所思的微抿了一口杯中的清茶。
“从后天开始持续二十天的无人岛旅行吗……?”

举止得体的绅士撑着一把黑伞,不疾不徐地走向一间装饰典雅的咖啡,打算享受难得的下午茶。他随时拿了一份报纸,寻到一个位子坐下,并对递给他红茶的服务生道了一声谢。打开报纸,一封淡绿色的邀请函掉了出来,被邀请人处所写的就是他的名字。他看着邀请函露出了带着嘲讽意味的笑。
“无聊的把戏,无人岛?呵。”

穿着火红色唐装的青年眼底泛着浓重的青黑,虚弱地躺在躺椅上小憩。在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后,一名带着眼镜的高挑少年走了出来,犹豫片刻,便轻声唤醒了青年。少年递给他一封暗红色的请柬带着一脸欲言又止的关切离开了。他单手支起脑袋,仍带着些困意的瞥了眼请柬,就兴致缺缺将其地放下了。
“我可是个老人家,没有这种好奇心去什么无人岛啊。”

两周就这样,汪的一下哭出声